棺材抬不动,疑是鬼拖棺,阴阳先生说请师父压鬼,村长说另有「隐

每到农曆新年,都是全家团圆的日子。无论再远的游子,都会想尽千方百计办法回家。一家人热热闹闹过大年,再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家是远方游子的希望,家是寒冷冬日温暖的阳光,家更是温暖心灵的避风港。

在我们老家大青山,每到除夕夜,家家户户都有守岁的习惯。谢婆婆是村里的空巢老人,他老伴去世得早,唯一的儿子姜浩10多年前参军到了部队。姜浩后来在部队提了干,并在部队成了家。因为部队训练任务重,姜浩这几年回来得少,谢婆婆在青山村都是一个人过,她从没怨言。一但有人问起她儿子,她总会说,部队任务重,我能理解。

今年情况不一样了,前几天,谢婆婆接到儿子姜浩从新疆边防部队打回来的电话,儿子在电话中说:「妈,今年春节,我和媳妇还有你孙子小虎决定回家,部队准假了!除夕夜保证回家。我们都给你老拜年了!」谢婆婆接到电话,激动了好一阵,泪花在眼眶打转。她在村里见人就说:「我儿子快回来了,我儿子快回来了。」村民们都为她高兴。

王村长知道后,赶到谢婆婆家嘘寒问暖,因为谢婆婆是军属,问她需要什幺他满足什幺。谢婆婆满脸高兴说:「谢谢老王,什幺也不需要。对了,我要準备一些好吃的,还要煮上一大锅饺子,我家浩儿最喜欢吃饺子,必须是猪肉馅的。我还要给我孙儿準备红包。就不麻烦你了。」谢婆婆说完,进房间準备去了。

王村长是一位中年人,心地善良,他知道谢婆婆有心脏病,身体不太好。他叫谢婆婆少动一些,身体要紧,他同时叫自己的儿媳妇过来,帮谢婆婆做一些事。谢婆婆不干,她说谢谢王村长好意,我儿子只吃我做的。王村长于是叫自家儿媳妇回去,又安排自己的儿子送了一些猪肉过来。

大年三十,谢婆婆一切安排妥当,换了一身新衣服,早早去村口迎接儿子一家回来。可是,从早上等到晚上,谢婆婆并没有看见儿子一家的蹤影。天上却有雪花飘落下来,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天越来越冷了,王村长看见谢婆婆,担心她身体吃不消,赶紧叫人把她扶回了家。

谢婆婆坐在床上,表情有些木然,眼睛泛起一片泪花。王村长安慰谢婆婆说:「姜浩一家準是在路上耽搁了,或者部队上有事,迟走了一些,说不定今晚或明天就到家了。」谢婆婆什幺也没有说,只是木木地看着大门口,大门外只有雪花在飘落。

快到子时了,王村长到大门外望了又望,还是没看见姜浩一家回来。他摇摇头,返回来又对谢婆婆说:「这样吧,谢婆婆,我们全家都过来陪你过年,一起等姜浩回家。他今晚一定回家。」谢婆婆还是什幺也没有说,她起身去了厨房,在灶台煮了一锅饺子,她用大碗装着热气腾腾的猪肉饺子出来,放在饭桌上。她在桌子上放了几双筷子,她自言自语说,这是儿子的,这是儿媳的,这是孙子的,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王村长看着这一切,忍不住流下泪来。谢婆婆这个年过得太孤单了。他想留下却又不能留下来,这个年是她和他儿子一家的,说不定,她儿子后半夜就会回来。他决定先回家去,天快亮的时候再过来。

棺材抬不动,疑是鬼拖棺,阴阳先生说请师父压鬼,村长说另有「隐

王村长走后,谢婆婆坐在饭桌前,没有吃饺子。她木然望着大门外,大门外除了雪花什幺也没有。

到了后半夜,谢婆婆没坚持住,趴在饭桌上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王村长披着大衣又过来看谢婆婆,却发现谢婆婆已去世了。谢婆婆脸上很安详,像睡着一般。医生来检查后,说是心脏病发,加上受了风寒,猝死了。

王村长流下眼泪,赶紧叫人来帮忙。他马上给新疆的部队打电话,电话打不通,说是那边的电话线被大雪压断了。王村长不知姜浩出来没有,他请求上级部队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让他回家一趟。

王村长找了村里最好的棺材,又请了县上最好的入殓师,把谢婆婆装殓进棺。人殓完毕后,入殓师又将棺盖斜盖于棺身之上,留下一丝缝隙。待死者亲属最后检视后,由阴阳先生择定时辰盖棺。

一天时间过去了,姜浩一家没有回来;两天时间过去了,姜浩一家仍然没有回来。直到第八天,眼看阴阳先生择定的下葬时间就快到了,王村长急得没有办法,不断派人去乡里、去县上寻找姜浩一家,仍然没有姜浩一家的消息。

王村长叹了口气,只得无奈宣布盖棺。正在这时,突然大门外一阵悲天恸地哭声传进来:「妈,我来晚了啊,不是儿子不想早点回来,实在是大雪封山,儿子出来晚了啊。你老人家为什幺不见我一面就走了哇!」

王村长抬头一看,是姜浩一家回来了。还好,没有误了时辰,他赶紧让他们披上麻衣,戴上黑纱,跪在谢婆婆的棺材前。

姜浩一家含泪在看了谢婆婆最后一眼后,王村长宣布封棺。

第九天,阴阳先生择了时辰,王村长安排八人用虎头杠抬棺上山,可是无论八个人怎幺抬,却怎幺也抬不动棺材。阴阳先生大惊,知道亡者之魂还有很多心事没有放下,赶紧叫姜浩一家跪在棺材前。阴阳先生围着棺材做了一场法事,撒了几把米,口中念念有词。他说,老人家,儿子一家回来了,孝已尽到,如有未了心事,可託梦细说,别误了超生时辰。一会儿,阴阳先生说好了,再说一声「起」,八人用力起棺时,棺材还是纹丝不动。

这下阴阳先生脸都白了,疑心这是遇见「鬼拖棺」了,他说需要请自己的师父出来压鬼。王村长突然想起一件事说:「我记得谢婆婆除夕夜说过一句话,她说姜浩老弟从小喜欢吃老人家做的猪肉饺子,姜浩老弟回来还没吃上一口,不如煮几个老人家包的饺子吃下,说不定就遂了老人家的最后心愿。」

姜浩媳妇赶紧进屋煮了一碗谢婆婆包的猪肉饺子,全家人在棺材前吃下,边吃边哭。林浩说:「妈,我从小就喜欢吃你包的饺子,还喜欢听你唱的摇篮曲,小儿乖乖,陪妈妈入睡,妈妈守在你身边,是你最温暖的安慰;小儿乖乖,不要怕天黑,有爸爸在身边,黑暗你要学会面对……从今以后再吃不到你包的饺子,妈妈,儿子好想你啊!」

阴阳先生再说起时,八人一抬,棺材终于可以起身了。姜浩跪在地上,心碎欲绝。

棺材抬不动,疑是鬼拖棺,阴阳先生说请师父压鬼,村长说另有「隐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