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海泅泳(下篇)‧与上海合併双赢‧商务迁址留苏丹街因为苏丹街的捷运发展计划,而导致商务印书馆被逼搬迁;因为上海书局负责人年事已高,而被逼要把上海书局结业;这两家同样位于吉隆坡苏丹街的老书店,就因为这样巧妙的缘份而合併,原本两家书店都位于同一条街上。距离也只有几步之遥,如今更合二为一,令广大书迷放下心头大石。商务上海书局合併后正式开幕当天,公务繁忙的香港商务印书馆董事总经理兼总编辑陆国燊博士,特地从香港飞过来马来西亚,为商务上海书局主持开幕典礼。陆博士爱书如命,却不是一个书呆子,出生长大于香港,1971年远赴美国哈佛大学深造,尔后曾到日本短居后再回美国,离开香港20年后,终于在1991年回流香港,在这数十年的光阴中,陆博士没有虚掷青春,但要把他的过去功绩都写出来,恐怕得写成数十篇的系列访问了。专访陆国燊博士,是临时做的决定,在开幕典礼结束后,把握机会问他能否在隔天接受访问,谁知他回答隔天就要离开吉隆坡返回香港,但却笑着说:“我等下有一个访问,那个访问结束后,直接让你专访好吗?”不需秘书的提醒,清楚自己行程的大忙人,陆国燊算是少有的一个。陆国燊获奖学金入读哈佛在极短的时间内翻阅陆国燊的资料,才知道这名文化出版界的老大来头不小:中六时以自修生身份考上香港大学新亚书院,想修读历史系,但面试时发现历史系已经满额,而转修非首选的英文系,翌年即转回历史系,直到毕业后获得每年只选2人的雅礼奖学金,远赴美国哈佛大学,选修4个学术範围:近代中国、近代日本、国际关係和英国史,用一年的时间读了四五百本书,取得B+的成绩,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博士论文锁定清末的中日关係研究,尔后申请资助到日本搜集资料,在日本居住一年多,学会了日语。“那时候在日本,因为钱都花光了,所以一定要回哈佛继续唸书,那个时代哪有互联网这个东西,哪有可能用电脑打出关键字就有一堆的资料任君选择,那时候找资料很辛苦,而且複印费很贵,我要回美国的时候,买了一个大大的行李袋,揹着这些得来不易的资料,整个人很紧张,因为万一出甚幺状况,我就要跟这些珍贵的资料同归于尽了!”取得博士学位后,他曾经想过要回香港从事教职工作,但因面对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他选择到美国研究图书馆工作兼在出了不少诺贝尔得奖者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教书,却因为不愿意成为传统学院派,他干脆离开教职,一头栽进他从来不熟悉的银行业,整整11年每天埋头于数字游戏之中,但在银行的日子,并没有磨掉他对书本的热爱,反而看书的範围更加广泛了。难融入同事圈子弃商从文“1989年,因为中国发生天安门事件,很多人都很担心而要离开香港,我的兄弟姐妹也有这样的打算,只是家里的老人家说甚幺也不肯走,捨不得香港老家嘛!我当时已经準备回港,接受了日本银行的邀请加入大力亚洲事务,当时我想,我走了20年,兄弟姐妹就代我尽孝了20年,现在他们想离开,也该轮到我来尽孝了。”就这样,陆国燊博士回到香港,但在银行的工作并不愉快,人事上的调动让他根本无法融入日本同事的圈子,在银行事业上遇到了瓶颈;恰巧他的老友,即当时商务印书馆总编辑陈万雄博士力邀他加入商务担任副总经理一职,陆国燊因已厌倦了银行工作,就毅然弃商转文,开始了他文化出版事业的生涯。电子书趋势传统书店难生存网络世界蓬勃以后,不同的行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书局来说,这也是这个时代他们最需要面对的挑战。陆国燊则表示,不同的书种会面对不同程度的冲击,尤其是专业的工具书,他举例:“英国出版法律书籍的出版社只有3家,而这些书籍的来源主要是国会议案、法官判词和着名律师或法官的言论等等,一年只出版约20本书。一开始我还以为律师都很注重形象,就如我们常见的带着一大堆书上庭,但原来这一套在这几年已不流行了,大家都可以从互联网上取得资料,就算要购买,也会购买电子书了。”这一种趋向,在七八年前就开始了,而主要受冲击的包括法律、医药等专业书籍,而这些都是传统书店无法去竞争的,毕竟浩瀚的互联网世界可广纳百川,存在着无限可能,是传统书籍无法做到了。买医药电子书附送手术实录“购买医药的电子书,甚至能够附送手术实录,只要上网键入密码,就能够看到英国手术室里正在做的手术,这是传统书籍所做不到的;但不是每一种书籍都适合用电子书来看,尤其是中文书,首先是因为盗版猖獗,因此极少出版社会把中文书放到网站卖,因为根本收不到钱,所以在电子书的世界,中文书籍都是一些过期的旧书,另外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软件应用条件,没有一个统一的软件可以同时看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中文书,这无形中也保护了传统书店。”他笑言,曾经有一段时间,有数十家公司办起电子书,却因没有统一的阅读软件,不到一年的时间,大多数公司都不再提起电子书这回事。但他强调,电子书趋势在未来肯定会在出版业佔一席位,从2011年开始,电子书佔一间书局8%的总收入、2012年则佔了15%,他估计2013年,电子书将佔书店总收入的25%。诚品进军香港打对台不受影响2012年,台湾诚品书店登录香港,总店设立在商务印书馆港岛区旗舰店对面,总面积超过4万平方尺,名副其实的打对台,关于这点,陆国燊一点都不曾担心,耸耸肩淡然的说:“一开始就不怕竞争,如今诚品在香港开业超过半年,对商务印书馆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困扰啊!”各做各的百花齐放话虽如此,当诚品于2012年8月正式在香港铜锣湾营业之前,香港商务印书馆为了庆祝成立115週年,同时也为了给读者提供更优质的文化服务,商务印书局港岛区旗舰店铜锣湾图书中心进行了全面的扩充,于7月31日才以焕然一新的形象重新开业。对此,陆国燊笑言:“真的影响不大,当然我们也要做一些对策,我说的就只是打对台的旗舰店,我们把原本的教科书区搬到对面其中一层,那一边就完全只卖教科书和文具,而旗舰店的楼层扩充到4层,各层设有不同的主题馆,如新书区、人文馆、外文馆、时尚生活馆及Blooming Club儿童书专区等等。”对陆国燊来说,诚品做书本生意是走生活式(Lifestyle),但商务做书本生意就是要卖书,找人才认真地在全世界採购书本,要快也要便宜,人人负担得起,就人人都会爱上看书,诚品的到来,只会让商务印书馆更加努力的去做得更好。诚品在香港依然只卖台湾书,而商务印书馆的台湾书籍只有30%,即使诚品进军香港,也不会导致整个商务印书局受到很大的影响,他总结说了一句:“大家各有各做,让文化书业百花齐放不是更好吗?”/副刊‧报导:梁盈秀‧2013.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