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的小时后,也有这幺样一个老冰箱,但是他是黄色的,背后有裸露的管线,和裸露的压缩机。
很小很小的时候,是蟠迎紫当红的年代吧。
我的逼波玩具再泛黄的午后,掉到后面压缩机裸露得凹槽里面。
如果说那时后用手去挖,不知道还会挖出什幺奇妙的东西。
那是我们的80年代。
绿色的强生牌桌球桌,红色的训导主任淑女车,导师办公室里的椅子。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左边的东西我没有见过,右边的木马我小时后确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老东西,已经不复记忆。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老日式建筑,这种房子有小时后阿妈家的味道,很潮湿的木头味,还有前院和后院,并且有小小花园,虽然现在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那种孩子气的纷围,像捉迷藏一样,像新的冒险,总是给人很雀跃的感觉。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这个景点充满了很多很多大家的80年代,就像背后的木製绿窗,国小的时候,我有好一整年是负责打扫那里。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国小的班级上的导师座位,好像就是这种样子的椅子吧,而上面总是堆满了国语习作,和连络簿。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蹄膀姐姐胖胖胖,所以把椅子踩坏。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年轻彩色写真的印记
那是一个柯尼卡照相馆盛行的年代,是彩色底片发达的年代。
在那个年代,全家大小出去玩,总是拍着站着一样的人像,还有游玩的背景,好像是在证明什幺。
发光的照片,总是有泛黄的记忆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有礼貌,好像总是可以处理好很多事情。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突破!就是年轻。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山城后来就开始下起绵绵的细雨。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对啊,好久没有出来玩了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神社的风好像是灵验的信仰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我先走了,下次在一起玩吧!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下次在一起玩吧!山城。

给大熊旅游银盐週记一个讚吧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更多九份週记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景点』 哈啰九份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
在九份#山城里的黄金博物馆#我的80年代